當前位置:首頁
> 新聞資訊 > 企業要聞 > 文化園地
視力保護:
大工程背后的小故事——南疆煤改電工程外業定位記事
日期:2019-02-21 訪問次數: 字號:[ ]
  國家富民之心中央惠民之情

  新疆煤炭資源儲量豐富,但總體呈“北富南貧”分布,南疆四地州煤炭資源僅占全疆2%,屬嚴重缺煤地區。南疆四地州距離準東、哈密等煤炭產地較遠,運距較長,且冬季由于受到雨雪等天氣因素影響,運輸成本較高,導致塊煤到戶價格較高,增加了農牧民經濟負擔。

  此外,南疆四地州各族群眾取暖主要依靠煤炭散燒、薪柴等,煤炭散燒污染大氣環境,使用薪柴導致植被被破壞、樹木被砍伐,對南疆脆弱的生態環境造成更壞影響。實施煤改電工程,是落實黨中央關于生態文明建設重大部署、建設美麗鄉村的重要舉措,同時也有利于減輕農牧民經濟負擔,促進深度貧困地區脫貧攻堅。

  因此,國家對南疆四地州煤改電工程配套750千伏、220千伏輸電網建設改造投資給予中央預算內資金補助,同時加大對南疆四地州農網升級改造工程的支持,對南疆四地州煤改電居民電采暖改造工程進行資金補貼。

  在該批煤改電工程中,國網新疆電力有限公司委托給我公司多項220千伏、110千伏、35千伏的輸變電項目及相關配套工程的可行性研究工作,因地域分布廣、工況差異大,整體設計難度也并不小。且工期緊,任務重

外業是人生另類體驗

  經常有非本專業的親友或同事羨慕我們線路、勘測專業:看你們待遇真好,經常野外出差,呼吸新鮮空氣,拿著出差補貼,車票住宿全報銷……簡直就是公費旅游。

  每每聽到有人說這類話,我都又生氣又想笑,真想拉他/她跟我們出趟差,每天徒步十公里,跑一段戈壁灘,走一段沙漠,翻兩座山,趟幾個冰涼的河水或溝渠……體驗一下線勘專業的“戶外深度游”。至于碰到狼、被野豬攻擊或者被大狗追著咬的小概率刺激性活動,也就算了,我也害怕——狗都是真的,狂犬疫苗卻有假的。

  看事情可以有多個維度,發表意見很簡單,做事的人卻要面對一個個具體的問題和矛盾,去判斷,去抉擇,因此做事的人和搞評論的人,其實完全在兩個世界。

  以往的外業工程踏勘紀實,大家都習慣了寫風吹日曬、天寒地凍、工期緊任務重,看多了也就習慣了麻木了。本篇文字,我想立足南疆煤改電工程外業定位工作,從具體細節上講述一些東西,讓非本專業的人對線勘專業野外工作的辛苦與不易有更多的了解。

像駱駝一樣吃飯

  野外搞線勘,除夏季外,一般是早上十點前出工,下午五點左右收工,吃過早飯,下一頓飯是不知道什么時候能吃上的,因此線勘的同事屬駱駝的也就比較多,一旦出差,早飯一般都特別能吃——吃包子的話,一個人能吃好幾籠,還要再來兩碗稀飯溜溜縫。有時實在吃不下,拿茶水送也要送一些——白天一般都特別能忍饑耐渴,然后天長日久腸胃不好的,血糖指標異常的人也特別多。

  入職沒兩年,我也跟著學會了,我也跟著傷胃了,每每外業出差十天以上,回來腸胃還要再難受一個多星期。背包帶干糧,餓了就吃?俗話說“百步無輕擔”,一瓶500毫升的礦泉水不重,你帶上走十公里路試試。這句話線勘專業的人體會最深,野外工作過程中,除了必備的儀器和工具,一顆釘子也不愿意多裝。當然,也有中午帶干糧的時候,一般都是工程組一起帶,一起吃,不然中間你吃了,他沒吃,收工吃飯時你不餓他餓,晚上睡覺前他不餓你又該餓了……既然是一個團隊,吃飯睡覺也要保持協同的。

像蒸汽機一樣出汗

  野外工作,鞋子一年四季都要穿高質量的,結實的,底厚但又不能太笨重,莊稼茬、蘆葦根、尖利的石片,扎破鞋底都是分分鐘的事情。褲子也要穿厚的,冬天要保暖,夏天要防扎防刮,尤其我們大新疆,野外帶刺植被多,褲子稍微薄一點兒,戈壁山溝里跑一天,晚上兩條腿被幾只貓瘋狂抓過一樣。

  就我個人來說,冬天保暖但又不能穿太厚,不然跟不上測量同事的節奏。在線勘大專業里,我這個結構專業,野外出差是最少的,不像測量專業的同事,多年工作習慣養成的“飛毛腿”本領,走路都飛快。我穿戴稍微厚些,就跟不上他們的腳步,兩公里路下來,就成了老式的蒸汽機火車,渾身上下呼哧呼哧冒熱氣,速度還提不上去。加上沖鋒衣外套隔水汽,一天工程干下來,毛衣都濕乎乎的,三九天的冷風一吹,頭疼反胃的感冒前兆就來了,晚飯也吃不下了,回酒店趕快洗個熱水澡,蒙頭睡到第二天早上才行。

  這趟出差,有兩天我里面穿了保暖內衣的褲子,一直冒汗,收工后冷風一吹,就開始頭疼。在葉城住那幾天,酒店為了省錢,晚上才燒暖氣,房間比較冷,還特地找前臺加了床被子。后面慢慢學聰明了,除了因為掉渠里秋褲沒干那兩天,我里面都只穿秋褲,寧可剛開始干活時凍得渾身打哆嗦,不能收工時出一身汗。

  戴手套也是。三九天里,不戴手套,手凍的生疼,穿林子過溝坎的時候,也不敢抓灌木草根什么的——抓一下滿手刺。在塔位跟前,戴手套拍照、做記錄也不方便。一雙手套,每天戴上扯下幾十次,松垮的沒了樣,一個工程下來,手套都要費好幾雙。

像小商販一樣盤算

  出差報賬,本是尋常事,我不怕出差,但我怕出差時管賬報賬——尤其在南疆地區出差。“營改增”以來,公司是提倡開專用增值稅發票的,財務要求1000元以上的費用必須開專票。公司制度是要嚴格執行的,只是出差時要多費一點心思。

  這次南疆煤改電項目定位,工程組加上司機一二十人,隨便一晚的住宿費用都要上千元,因此每到一處選酒店也成了大事。南疆各個縣城不缺能開專票的酒店,但房間價位適當和能開專票往往魚和熊掌難以兼得,可以開專票的酒店,費用往往超出了我們住宿報銷標準,可以開專票又符合住宿標準的,往往又沒早餐。

  我出差少,出差管賬的機會更少,但這次出差,全碰上了。這次定位的工程,分布在喀什地區的喀什市、巴楚縣、疏附縣、麥蓋提縣、伽師縣、葉城縣等地,十幾天里我們換了五個地方住。在伽師縣住的賓館沒有早餐,出工時間比其他地方提前半個小時,出門先滿大街找吃的。

  訂酒店的事情也沒輪到我操心,電氣和勘測專業的同事出差多,對常住地的酒店都有了解。只是那天麥蓋提的工程收工后,去葉城的車里,看測量常工為訂酒店打了近一個小時的電話,逐個詢問房間價格、早餐、開票情況,還有兩個是打給酒店經理討價還價的。而我在那一個小時里,迷迷糊糊睡了好幾覺,所以忍不住心疼他一下。葉城最終入住的賓館,還是“冒充”電力公司的職工,蹭了電力公司的協議價。

  因為時間太緊湊等種種原因,這批工程的大部分,不得不在現場打印定位圖,因此找打印店和開打印發票也成了問題。那天傍晚,在喀什市區,我拿著手機地圖,在酒店附近兩公里內搜出來八個打印店,然后挨個去找,一個沒開門,一個門口貼著回老家過年,一個已經換了門面,其余都是各種原因開不了發票。直到第七個,才可以開發票,但生意太好,打印的人排隊,等了一個多小時,才打印好圖紙,拿上發票。

  葉城工程的定位圖,是定位前一天晚上快十點時才發到現場的,我當時還正蒙著兩床被子鬧頭疼。想想這小縣城,這個點兒打印店肯定早關門了,就沒出去打印。第二天一早,吃完飯,開著車滿縣城找打印店。空中還飄著小雪,街上的門面基本都沒開門,好容易找到一個,老板放下手中掃雪的掃帚,說“A3黑白打印兩元一張,沒有發票,打不打?”想想要打一百張左右,我的心疼了一下,還是讓她快快打了。四輛越野車,十幾號人,都在那里等著圖紙干活呢,都等著快快干完回家過年呢,即使她開口五元一張,我有選擇的余地嗎?

  打印費用也沒多少錢,都還好說,勘測的同事每天還要面臨找工人、開勞務發票的事情,比我這個更繁瑣。每到一地,先到勞務市場,找打樁、挖探坑的臨時工人。干完一個工程,再去找稅務部門(或郵局)開勞務發票,應該還要面對討價還價、成本控制、報銷標準、發票要求等等一系列細節問題吧——我本人沒辦理過,但看上去就很繁瑣,也許他們干的久了,都是輕車熟路吧。

樂觀面前無困難

  盡管工程組成員都是職場老手,都具備豐富的外業工作經驗,但每個工程都有每個工程的難,千計劃,萬小心,本次外業也沒能周全,大家都還是吃了一些苦。

  也許是1月10日和11日奧依塔克220千伏工程完成的太順利,讓人有些So Esay的感覺,12日開始的喀什至伽師220千伏工程直接來個當頭一棒,才知道前兩天不過是熱身運動。那天,我所在的小組定位工程段全是新開荒的鹽堿地,虛土沒過腳踝,腳下一走一軟,根本使不上勁兒。深深淺淺的排堿渠縱橫交錯,百十米一個,翻上爬下需要手腳并用才行,很是費勁兒。不巧小組配合的測量同事又是在測量專業內走路偏快的一類,我一路小跑才能跟上。于是剛完成兩公里,我就感覺自己成了剛出鍋的大饅頭,渾身呼呼的冒熱氣。拉開衣鏈,冷風一灌,渾身打個激靈。收工上車,徹底涼下來,便止不住哆嗦了。

  阿巴提35千伏線路定位那天也是,前一天晚上得知圖上距離只有6公里任務,我還暗暗欣喜,終于可以早收工一天了。哪知后面一多半路徑都是在沙漠邊上行進,沿線全是高高低低的沙梁子……而且當天還有風,打在臉上,刀割一樣。那天切實體會到,原來沙漠里的風是可以帶刀刃的。

  本批工程定位,本以為在三九天掉水里是最大的意外,最后才發現,半個月定位下來,沒掉水里一兩次都不好意思和別人聊天了。

  隨著土地治理水平的提高,南疆新開墾的鹽堿荒地也越來越多,線路工程難免多多少少總要涉及,本批次工程也不例外。例外的是這次遇到的農田地大都在進行冬灌——農田四周起埂,灌滿水,結成冰,一塊田就成了一個大大的溜冰場。因為灌水時間有早晚,并且有些地塊還正在灌,很多地方冰并沒有凍實,下面是空洞或者泥水,走在上面必須小心翼翼,既要小心不能摔倒,又要提防冰破了掉進泥水里。

  千小心萬小心,還是有人中獎。我們結構專業的黃工,第二個工程剛開工,第一腳踏在冰上冰就破了,灌了一鞋的水,一晚上也沒晾干,第二天只好穿著潮濕的鞋子出工,又掉冰水里濕了另一只鞋,第三天一雙濕鞋子又同時再濕一次。

  黃工是連續中小獎,我是一次中大獎。在干色力布亞220千伏線路時,走到沙漠和鹽堿地分界的位置,一條排堿渠攔住了去路。那天天氣較好,氣溫接近零度,排堿渠里冰面上一層曬化的冰花,看不清冰有多厚水有多深。我有些猶豫,同組的測量專業常工說:“我先過,沒問題了你再過。”伴隨著咔嚓咯吱的冰裂聲,看常工小心翼翼一步一步走到了對岸,我稍微安下心。慢慢下到渠底,想著順著他的腳步走,也許通過的概率會大一些。第一步,沒事,第二步,也還好,第三步,噗咚……噗咚……水沒過膝蓋的一瞬間,我腦子一片空白。隨即手腳并用,以最快的速度爬上冰面,上了對岸。

  入職七八年,第一次掉水里,竟然還有一絲驚喜的感覺——中大獎了。“趕快幫我拍張照片,發朋友圈紀念一下。”

  兩腿膝蓋以下全濕了,靴子里灌了兩兜水,倒又倒不出來,厚厚的棉鞋墊把水吸的飽飽的,擰不下來,像踩在水包里。常工發愁:“這怎么辦?要不你去車上等著吧,剩下的這一段我自己來……”。我看了下地圖,距離最近的道路和終點的距離差不多,都是兩三公里遠。后面感覺還行,也許因為頭頂的陽光正好,掉水里的感覺沒有想象中的冷,就是膝蓋往下涼涼的,走起路來腳下噗嗤噗嗤冒水,有點不適應而已。咬了咬牙,繼續吧。這時另外一組也到了渠邊,看確實過不來,我們幫他們定了三四基,讓他們繞路去了,他們來回大約繞了三公里遠,才回到線下。

  朋友圈里親友們七嘴八舌的關心:過水為什么不穿抓魚的那種連體皮褲子?車里為什么不多備一套衣服鞋子?都濕成這樣了還不趕快回去換衣服?……這就是理論與實際、評論人與實踐者之間的差異。工程外業中很多具體問題,在房子里是體會不到,想象不來的。

  兩個人在沙漠荒灘腹地,離最近的能通車的道路3公里遠,離縣城所住賓館180公里。我們是踏勘高壓線路的,不是抓魚的,沒有皮褲子,出差也不可能帶那么多備用衣褲。工程不是一個人的工程,計劃是不能隨意變的,每天的任務都是要完成的。即使走幾公里路回到車上,也得等大家一起收工。車上也沒有備用的鞋子,褲子脫了也只能光著,與其在車里哆哆嗦嗦地等著,還不如堅持一下,盡快干完一起收工。只當是體驗人生吧,花錢報旅行團也買不來的刺激。

  也有人問為什么不繞道的,線勘的人在野外最不喜歡繞道,因為你不知道需要繞出去幾公里才有橋或路,繞過了這一個溝坎,也不知道后面還有多少條河渠。繞來繞去,當天的任務能不能完成就無法保證了。所以遇到有水的河渠,只要不是水太深,大家都是寧可趟著帶冰碴的水過河,也不愿意繞道。

  120號定位的柯克亞35千伏工程,工程組是冒雪進行的,最終誰也沒逃脫“濕足”的命運。那天天氣預報是小到中雪,但工期實在耽擱不起了,春節臨近,工程組也歸心似箭,聽說個別勘測的同事,回老家過年的車票都已經訂好了,再拖就趕不上了。在外奔波了一年,唯一的念想不就是這幾天的團聚么。

  柯克亞工程是并行兩條線路,沿線主要是丘陵地貌,地表一層風積沙,粘性較大的那種,上面再覆蓋一層雪,像是高粱面上撒一層白面。走不多遠,雪與粘土和成了泥巴,黏在了鞋子上,很快都濕透了。因為地處山坡,跌倒摔跤也頻頻發生,測量的蘇工牛仔褲都劃破了。那天每個小組的圖上任務都在8公里以上,出工也早,頂風冒雪干下來,收工時每個人都是打著哆嗦上車的——腳早已麻木的不屬于自己,沒有誰的鞋子沒有濕透。但心里都是高興的,硬骨頭都啃完了,剩下的最后三條線路加起來也不足10公里,談笑間就可以收兵回營,回家準備過年了。

出差更像異地戀

  結婚之前,我是有些喜歡出差的,南疆北疆跑,順道欣賞祖國六分之一的大好河山,了無牽掛,逍遙自在。經常見已婚生子的同事,睡前歪在床上和家人視頻,讓娃娃對著屏幕叫爸爸,逗娃娃嘟嘟小嘴親親屏幕,很開心的樣子,但自己當時作為單身漢并沒有太多感覺。

  這次出差沒幾天,應該是1月13日,早上十一點多,我們剛出工不久,定位有一兩公里。在伽師縣的一處棉花地頭,我正在拍塔位照片,突然接到媳婦微信視頻請求,嚇了一跳,以為家里有什么急事,慌忙點開。

  視頻里,我剛滿三歲的女兒,睡眼朦朧,滿臉委屈,一雙大眼睛飽含淚水,大顆大顆地順著臉頰滾落,帶著哭腔問:“爸爸,你在哪里?你在干什么?你什么時候回來?……”媳婦在旁邊補充:“你閨女一醒來就要找爸爸……沒什么事兒,幾天沒見爸爸,撒嬌唄。”我就告訴她:爸爸在出差,在干活兒,在掙錢錢,掙錢錢給你買多多玩具,多多好吃的……慢慢也就哄住了。

  我女兒出生以來,媳婦一直沒有上班,專職帶她,平心而論,沒有讓她受過什么委屈,也就是寵得嬌氣了些。元旦假期才把她娘倆送到外婆家,分開還不到兩周,哪有什么生離死別之苦。只是在接通視頻的那一瞬間,心里最柔軟的地方還是被人捅了一下,鼻子一酸,眼淚差點流出來。畢竟,一顆純潔的、對你充滿依賴的心,在需要你的時候,你卻不在身邊。

  這段不是感慨我自己,這批工程定位,我前后出差不足20天。只是由此及彼,有些心疼電氣、勘測專業的同事,在我出差之前,他們跑協議,測路徑,已經在外奔波了一個多月。尤其測量專業的幾位同事,我到現場之時,他們已經在喀什地區輾轉了一個月整,這趟差我出的不足20天,他們卻是近兩個月——整個三九天都包括在內。可憐無定河邊骨,猶是春閨夢里人。這些在寒冬荒野上奔忙的漢子,誰背后沒有一個家?誰背后沒有人惦念牽掛?

辛苦是為千家暖

  “安得廣廈千萬間,大庇天下寒士俱歡顏”,是多少工程人的夢想,而這次所做的工作,正是給南疆千千萬萬親人送清潔能源、送溫暖的。想想千千萬萬的南疆親人,來年冬天都能用上清潔的暖氣,享受到國家富強帶來的福利和溫暖,體會到國家的富民之心,黨中央的惠民之情,什么時候說起來,都是值得驕傲的事情。挨的這點凍,受的這點冷,這點小小的付出,相比之下又算得了什么呢。

打印】 【關閉



     
艺伎与武士登陆 吉林时时彩 三级片兽交电影 湖北11选5开奖走 东莞按摩师 第一足球比分网 最新打麻将技术 36选7开奖结果今 张柏芝的黄色片 安徽11选5 bet007足球即时比分球探网 浙江省20选5开奖 股票涨跌范围 昆明按摩中心 球探球探网足球手机 转转麻将软件赢钱 云南十一选五开奖走 Produced By 大漢網絡 大漢版通發布系統